落雪听禅

迷城

架空背景

不科学的各种设定

可能存在OOC

======

坍圮的人类城市。

随处可见的荒漠。

两小时前,地球最后一座城市爆发内乱。

一小时前,霸图维和部队队长韩文清失联。

半小时前,地球方面与星际荣耀联盟中断通讯信号。

十分钟前,星际荣耀联盟委派霸图副队长张新杰前往地球开展临时求援行动,并授权必要时采取武力措施。

1 落日余晖

张新杰是联盟顶尖的战术大师,同时也是一名卓越的辅助型作战专家。霸图的队长韩文清在三天前带领三支小分队赴地球上人类最后的城市,斯奇城,执行维和任务。赴任务当天,张新杰向韩文清强调了每日信息回复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并设置了双方星际通讯的信号,然而这个信号在半小时前中断了。韩文清随着宇宙中的地球,一起进入了沉默状态。

张新杰望着远处的蓝色星球,曾是那是人类熟悉的故乡,现在却诡异的进入了沉默,就像是藏进了一个箱子里,不想让其他人看到。战术大师也陷入了沉思,手腕上通讯器不依不饶的闪着红光,提醒着信号丢失这个事实。

地球,其实对于出生在太阳系各个星际城市的新生代来说,是一个遥远的过去。地球上生存的人,被星际人戏称为远古人,因为那是一批不愿意抛弃故土坚持在恶劣的环境中生老病死的顽固。

张新杰的飞船降落在斯奇城两百公里的地方,那地方正好是一处平地,适合临时驻扎。他简单下达了几个命令,安排了驻扎的方位,就组织人员前往斯奇城执行侦查任务。

坐在飞行器中飞往那座传说中人类最后的城市,张新杰看到远处渐渐清晰的灰色楼宇。

硝烟弥散在楼宇间,战斗已经告一个段落,街道上安静的只有那些沉默的尸体,破碎的墙体和散落的零件。

那是一座庞大的城,一座机械的城市。

这里的人藏起来了。张新杰这般想。

地面环境太复杂,很难找到韩文清。这是张新杰第二个想法。

太阳很快就要暗下去了,张新杰借着落日余晖最后的光线在巨大的机械之城上空快速穿梭,寻找着自己的队长。

"报告张副,东2区西街发现异常。"张新杰迅速切换通讯画面,屏幕上一幅霸图破碎的旗帜出现在一堆破碎的墙体之下。

他推动飞行器的操作杆往目的地飞去。

"报告张副,东2区西街发现维和部队队员一名,确认死亡。"

“报告张副,东2区西街发现维和部队队员一名,确认死亡。共发现两名,均确认死亡。”

张新杰的手死死攥着操作杆,向目的地飞去,手腕上的通讯器执着的闪着红光,照着他面无表情的脸。

自带的午餐便当

餐厅灯光设计还是很好的,拍出来的食物很不错。


5.17  早餐

燕麦+牛奶 微波炉叮一分钟

碧根果一小包+扁桃仁两粒+蓝莓若干+香蕉一根


迟到的勇气

一个星期天的傍晚,韩文清在霸图餐厅享受一个人的晚餐。他打菜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的副队一本正经的说过西兰花很有营养,便打了一份西兰花。西兰花其实不合韩文清口味,但是和晨跑一样,霸图的每个人都被时钟一样精确的张新杰一点一点影响着。

今天的餐厅特别空,战队的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韩文清戳戳西兰花,莫名的开始想张新杰去哪里了。

星期天的傍晚,天还没有完全暗下来,余晖穿过霸图餐厅的落地窗铺了进来,韩文清想到了那个时候,张新杰也喜欢一个人默默的坐在靠窗的地方安静的吃饭,享受一日最后的暖光。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再也没有在星期天的傍晚出现在老位子上,看落日的风景,一个人吃饭。而韩文清则一如既往习惯坐在张新杰对面一排的地方,亦是沉默的吃饭,只是对面的地方却少了一个可以观察的对象。


缺席的餐厅位置,韩文清不习惯,于是他突然发现自己明白了一种叫做喜欢的心情。

喜欢,就要去告白。

但是这个晚上,霸图的副队长并没有回来。


次日训练结束,韩文清留下了张新杰。

“新杰,我想说……”

“队长,我有女朋友了。”张新杰突然陈述了一个事实。

“……”韩文清暗暗握紧了拳头。

“为了避免队长可能从其他人处获取不实的信息,我觉得我还是自己来澄清比较好。我的确有女朋友了,不是圈里人,认识快一年了。昨天和女朋友在一起买东西,被张佳乐和林敬言无意看到了。”张新杰皱了皱眉,“现在可能霸图不少人都知道了吧。”

“张佳乐倒是还没有和我说。这个事情自己注意影响,不干扰比赛就行了。”韩文清听到自己这么说,像个合格的队长。

“了解。”


我的爱人的盛大婚礼

微博来的梗,感谢那位po主 沈谙An_千机伞下岁月无声 让我继续开始脑洞。

韩文清最后还是娶了个温婉的像他名字一样的女子,婚礼上张新杰客串了一把牧师,这也是他最后一次为韩文清执起十字架。

====也许是前一篇的续====

荣耀第十一赛季,霸图战队终于捧起了久违的冠军奖杯。

韩文清宣布退役。

张佳乐宣布退役。

张新杰接任队长。

从第九赛季到第十一赛季,霸图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新老交替。新任的队长,张新杰,因其突出的性格特征也被媒体纷纷猜疑会不会造就一个不同于韩文清的霸图。

然而霸图内部,一切都很平静。韩文清的退役对于俱乐部来说,是预料内的事情,而且对于接班人宋奇英的培养也非常成功,转换过程并没有太大的艰难。

唯一艰难的人是张新杰。

他以为韩文清退役后也会留在霸图,结果那个人却是潇洒的表示要离开霸图。

张新杰的吃惊被很好的掩饰在镜片之后,问:“那么以后做什么呢?”

“尝试点别的事情吧。”

张新杰想象了一下自己的队长摆地摊的样子,觉得难以想象,又想队长可是联盟身价一线水平的队员之一,怎么会去摆地摊。

“新杰退役后打算做什么?”

“还没想好。”

那句为什么不留在霸图,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

韩文清退役后,也没有再没有公开进入过荣耀的世界。

张新杰一直和韩文清保持着联系,知道那个男人现在开了一个网咖,后来又开了几家棋牌室咖啡厅什么的。鉴于韩老板一张威严的脸,也保的店铺平安,生意兴隆。

张新杰保持着每两个星期问候一次的频率主动打电话给韩文清。

张新杰知道什么时候韩文清的网咖开始盈利。

张新杰知道什么时候韩文清的生意开始好起来。

张新杰知道韩文清的房子买在什么地方。

张新杰知道韩文清的车子买了什么牌子领了什么牌照。

张新杰知道韩文清买了什么牌子的豆浆机。

张新杰知道韩文清买了什么牌子的洗衣机。

张新杰就像一口钟,精确的知道那个离开的人生活中的一点一滴,就想过去赛季里的大漠孤烟和石不转,站在一起,彼此信赖,相互依靠。

只是,两个人的生活终将是越来越遥远。

张新杰知道韩文清用他的钱包脸吓退了一个企图抢劫的劫匪。

张新杰知道韩文清开始和那个被意外搭救的女子约会。

张新杰知道韩文清一开始约会笨拙的样子。

张新杰把每两个星期的电话改成一个月一次。

我领证了。

恭喜。

几个月后,张新杰收到了婚礼的请柬,还有韩文清的电话。

“做我伴郎好不好?不过叶修那个家伙也死活要做伴郎,真是胡闹。”对于韩文清来说,霸图十一年,也是人生中青春无限的十一年,那些队友,那些对手,退役后也变得可贵起来。

“好啊。”

婚礼。

男方到场的除了亲友,最多的就是荣耀的职业选手,退役的,现役的。叶修最后还是死皮赖脸的成为了伴郎团的一员,其他还有张佳乐,林敬言,喻文州,加上张新杰成了一个副本团。

礼宾处,张新杰默默登记着宾客的名字。另一侧,韩文清挽着盛装的新娘,第一次笑的不那么恐怖。

一切都很完美。张新杰知道自己今天的表现很恰当,完美的就像每一场比赛输掉后出席新闻发布会那样平静。

这是队长的大日子,祝福他。

张新杰在早上出发前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结果还是出了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司仪突发意外,无法到场。婚庆公司的人匆匆告诉韩文清,说替补司仪到位还要一段时间,可能要错过时间。

韩文清第一个和张新杰讲了这个情况,就想一个习惯一样和往日的副队一起讨论。

“我帮你证婚吧。”

“你开什么玩笑。”

“韩队对我不信任吗?”

张新杰从来没有在新闻发布会有过意外的行为,韩文清想了想同意了,“不过我们还需要一个伴郎。”

“王杰希。”

于是很有家长气质的王队从宾客队伍里拉走,成了五人副本团的第六人入替。

婚礼还是按时开始。张新杰叠好婚庆公司准备的稿子,走上了主席台。

灯光打到他身上,他看到红地毯另一端那个自己追随了十年的男人。

新郎入场。

张新杰注视着韩文清独自走过红毯,来到他身边站定。

伴郎入场。

叶修等人走上台。

伴娘入场。

女方伴娘团缤纷登场。

花童戒童入场。

两个小孩撒了一地玫瑰花瓣,小跑上台。

新娘入场。

韩文清不愧是前联盟一线队员,新娘的婚纱很美丽。

我要分别问两人同样的一个问题,这是一个很长的问题,请在听完後才回答。

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我愿意。

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我愿意。

现在要交换戒指,作为结婚的信物。戒指是金的,表示你们要把自己最珍贵的爱,像最珍贵的礼物交给对方。黄金永不生锈、永不退色,代表你们的爱持久到永远。是圆的,代表毫无保留、有始无终。永不破裂。

韩文清,请你一句一句跟著我说:这是我给你的结婚信物,我要娶你、爱你、保护你。无论贫穷富足、无论环境好坏、无论生病健康,我都是你忠实的丈夫。  

陆雨欣,请你一句一句跟著我说:这是我给你的结婚信物,我要嫁给你、爱你、保护你。无论贫穷富足、无论环境好坏、无论生病健康,我都是你忠实的妻子。

我已见证你们互相发誓爱对方,我感到万分喜悦向在坐各位宣布你们为夫妇,现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新人的拥吻,带动了现场的音乐。

张新杰默默退下,现在是新人的时间。

喻文州坐到张新杰身边,问:“怎样?”

看着远处那对新人,张新杰淡淡的说:“这样不是很好。”

喻文州刚要说话,结果一个声音插了进来,“队长队长你猜韩队可以喝多少会不会一杯倒这样新婚之夜多糗啊哈哈哈哈来猜嘛这个钱包脸我猜不过五杯。”

“少天,我是伴郎我还要去陪他敬酒。”

“陪酒让叶不修去好了反正他都退役了队长我们去吃东西我看到好几个好吃的不想到钱包脸退役后点菜水平大涨啊看不出来啊果然结婚了就是不一样。”

“少天……”

“张队……他怎么走了啊?”聒噪的人突然安静下来。

张新杰默默离开了婚礼的现场,打车回了入住的酒店。付的士费的时候,打开钱包是霸图第十一赛季的全员合照,张新杰看着里面一张脸默默说,今天你终于结婚了呢,可惜,我喜欢过你你却不知道。





烤蘑菇之前,特别高大上的样子~


战术大师突然结束的暗恋

那个人说要退役。

新闻发布会后台,他等了那个人很久,见了却是无言。并肩走了许久,方说:“什么时候离开?”

“明天。”

他其实早就知道这个答案,毕竟对方是队长级别的人物,需要提前进行交接,而他就是下一任队长。


牧师做队长,真的不多见呢。他当时听到这个安排笑了笑,问道:“退役后你留在霸图吗?”

“不了,尝试下别的事情吧。”那个人却给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答案。

他突然感到很冷,耳朵里只有刚才那句话。那个最熟悉,最可靠的人,原来也有离开的一天。


“靠你了!”那个人的手掌有力的按上他的肩膀,微微生疼。

“一如既往。”他听到他自己这么说。


次日,战队欢送。那个人拖着行李箱出了大门,出租车停在门口,身后跟着的是陪伴了多年的搭档。

时间没有公布给粉丝,门口并没有人。那个人停住脚步,给了身边人一个拥抱,有力的,温暖的,仿佛想把怀里的人刻到灵魂里一样。

队长,请你别走,别走。他在默默呐喊。

“再见。”

他感受到身上飞速流失温度,说:“再见。”